uedbet(唯一)官方网站,《散文诗》三月头条诗人:蒲素平

  • 眼干眼痛?花一分钟,测测你的视疲劳程度
  • 2020-01-05 09:46:20
  • 杜维明:中国文化走出去要以开放的心灵与他者互动
  • 2019-12-24 18:29:20
  • 欧美观众热议IG夺冠:TheShy这人也太强了
  • 2020-01-11 18:31:16
  • 自称美到窒息实际像菜地 安徽一薰衣草庄园被立案
  • 2019-12-27 11:14:45
  • 活一世,学一生,68岁台湾学霸爷爷上学记
  • 2019-12-25 09:03:30
2020-01-11 10:08:39

uedbet(唯一)官方网站,《散文诗》三月头条诗人:蒲素平

uedbet(唯一)官方网站,编者按:

为展示更多优秀诗人的优秀作品,增强各大诗刊在网络上的影响力,中国诗歌网与《诗刊》、《星星》诗刊、《诗歌月刊》、《诗选刊》、《扬子江》诗刊、《诗潮》、《诗林》、《绿风》、《草堂》等主要诗歌刊物合作,共同推出“头条诗人”栏目,每月分别推荐一位“头条诗人”,以飨读者。

本期推出《散文诗》2018年3月头条诗人——蒲素平。

查看本月往期头条诗人

诗人简介

蒲素平,1969年生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河北省诗歌研究中心研究员,曾就读第31届鲁迅文学院高研班,作品散见《诗刊》《文艺报》《中国作家》等,出版作品集《大风吹动的钢铁》《唐诗的另一种写法》等多部,入选多种年度诗歌、散文诗选本。曾获首届河北省文艺贡献奖、河北省文艺评论奖等多种奖励。

诗 观

散文诗必须以强大的诗性为基础,要具有发现性,写出人类已有或尚没被指认的经验。意义的呈现上要有丰富性,丰富不是单纯意义的繁杂,而是一种自由的出入和反观,一种敞开的自由和通达,并有着无限的多义性。

推荐作品

稻草人

河北◎蒲素平

草 原

当我说喜欢草原的时候,我是说喜欢每一棵草。

当我说喜欢每一棵草的时候,我是说爱每一个生命。

当我说爱每一个生命的时候,我是说我爱你。

当我说我爱你的时候,我是想和你度过一个大雪封门的冬天。

稗子的隐喻

四十年了,第一次知道你是稗子,你开的花那么好看,星星点点地混淆在生活中。

一说起你,我就回到了少年,一个凶犯,用双手把你拔掉。但你和我一样不脆弱,随便扔到泥土里,清晨的一场露水过后,就活了回来。

四十年了,第一次喊你的名字。

在我最饥饿的时候,我把你成筐成筐带回家,喂猪,沤肥,任你无声地消失在乡村旧时光的夜里。

昨天,我把你包成包子,咬一口,我吃到了你的薄命。

一些事就是这样,多年后,突然发现那只不过是一个假象。

风一吹,散了。

夜色里的竹子

砍了又长出的竹子,在夜风里,在窗前,摇动,发出哗啦啦的声音。

娘,已睡了。

我抽着烟,烟在月光里白着。

比我还高的竹子,比我瘦。

比我绿的竹子,在月光下摇。

前年砍下来的竹子,搭了豆角架。去年的竹子又不知死活冒出来,蹭蹭地长着,娘说,明年再砍吧,竹子听了,就在夜里摇。

这些竹子啊,我伸手摸了摸。

我摸到了,一把泪水。

一基满怀心事的铁塔

在我满怀心事的时候,风吹动天空,风吹动铁塔,风吹动我害羞的表情。

啊,这一切显得多么与众不同。

因一基铁塔的站立,天空显得更加低垂,铁塔的影子在风里翻动着,没有人知道正在铁塔上劳动的那个人,正忍受着爱的煎熬。

远去的人,走进了钢铁的内部,他们用闪电,把这辽阔的、气喘吁吁的生活进行呈现。从明天到毫不相干的秋天,从火焰到张力机绽放的导线。

一些世俗的词,纷纷跑出来惊叫。

他们让我写下的文字悬空,状如一条长长的避雷线。简单,耿直,用身体护卫电。

在旷野,我收起脚印,立起铁塔,埋下黄金,擦净身体里渗出的盐。

在风和电的间隙,做一个口渴的人,一生向往春天的雨水。

落在树上的柿子

灰色的天空,山坳处一棵柿子树显得灰头土脸。

注定有些柿子要落在高处,鲜艳的身体,等待阳光或者一只鸟的啄。

一直这么挂着,红色的皮肤上落满了风,以成熟之躯,对抗注定的孤独。

如同中年的我,朝来风,晚来雨,一生终究被命运遗忘。

除了我,没有人会无故想起山坳处的一棵柿子树和它上面遗留的一个柿子,影子不过是凭空生出的妄念。

春天出走的人,秋天赶不回内心。一块石头的天空,四季雷同。

尘埃将在暮雪之前,收回这遗留人间的最后一个柿子。

生在后宫的王,面对日薄西山的江山,除了饮下一杯酒,又能奈之若何?

被命运指引

我是铁塔上的一节角铁。

我是大地上的一基铁塔。

被命运指引,被风吹动,我看到了生活的力量,看到内心的力量,看到了理想主义者的旗帜,行走在荒山江湖之上。

荒山所有不曾开过的野花,今天像新嫁娘一样盛开。

内心所有看不见的火苗,今天被铁塔收集起来,成了闪电。

啊,多么壮观!多么奢侈!

大地上的流水席,春天、冬天、秋天、夏天,在这挺胸昂首的钢铁前,犹如赞叹之声,突兀、灿烂。

精神的狂欢,有无穷的歧路,起伏的电流演奏着无人看懂的诗篇。

一节角铁一个模样。

一基铁塔一个模样。

一段电流一个模样。

一种生活一个模样。

啊,除了光,我还有什么?除了爱,我还能怎样?除了书写,我早已两手苍茫。

站在高空

站在高空的一条导线上,高仅仅是一张说明书,注明拥有的成分,拥有的距离、风、接近的白云。

站在高空,每一秒都比时间跑得更快,投出去的目光,不再受到庄稼和房屋的阻挡,可以一往直前,直到目光穷尽。

站在高空,脚下是忙碌的生命,是疲惫的庄稼,是河流干涸后的寂寞,是牲畜抬头的仰望。

站在高空,没有抒情,没有叙事,没有描绘,没有你所想到的一切。甚至内心想象不到的波浪。

站在高空,眼中有深情,请允许我使用这个已经陌生的词语,除了深情,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能证明我对一个唇的无限冲动。

如果有光,如果我可以说出整夜流动的光芒,那么,我就风吹小草一样列好队形,轻轻摇晃。

站在高空,陪着风声,陪着看不见的电流,我愿意慢慢耗尽,渺小,无意义的一生时光。

挖基础坑

我在挖坑,挖一个大大的基础坑,好把铁塔种进去。

我一直挖,一直挖,一直挖进梦里。

那里的人,像天上的云朵,身体藏着雨水和雷鸣。

我手中的铁锨,像一段旧时光,以梦为马的人,在尘世中低声歌唱。

我低着头,抡起铁锨,继续挖,挖出的土,穿过黑夜与火把,堆积在土地上,像一个守夜人。长时间地不再被生活提起。

落在黑暗中的人

黑暗在旷野中不知持续了多久,我从寒冷里抬起头,风在我身体出出进进。

烤火吧!拢起棉花秸,通红的光,照着星辰下的大地,我的脸微微泛红。

时间长在旷野,旷野把我交给了风,风把自己交给夜。

所有的人都回到了家,他们在吃饭、喝酒,和温暖说着话,在他们的世界里白天已经过去,黑夜来临,黑夜是属于自己的。

只有我一个人被落在工地上,孤零零地看着越来越空洞的树,黑夜以空洞为中心,把寂寞和饥饿藏在心里。

没有什么可以永恒,没有什么不可以理解。

在黑暗里升起火,炸开黑暗。但火终要在黑暗中熄灭,在熄灭之前,我伸长手,慢慢烤着火,自己让自己暖和一些。

一个人在冬天的黑夜里,一堆火,大约是最好的陪伴了。

我知道,我必须被人想起,然后被一辆汽车接走,被人想起是一件无趣的事,凡是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这样的事,都是无趣的,大小事概莫能外。

此刻,我能做的就是等,就是看看我与黑暗,谁更忍受得住。

我是卑微的,又是立体的,如同时间中掩藏的黑,在一条无人的通道上,来来回回地走动着。

稻草人

在田野里,稻草人张开手臂,拥抱风。

一只鸟看到了陷阱。

但有几只不知好歹的鸟打破了这种表面的假象,它们围着稻草人飞几圈,并乘机偷吃几嘴粮食,一边吃一边偷着回头望稻草人,做着随时逃跑的准备,后来终于发现稻草人的秘密,就发出一声冷笑。

稻草人的尊严受到了挑战,稻草人不管这些,它伸出细长的腿,显得具有了艺术家气质,令健壮整齐的谷子羞愧地低下了头。

晚上,庄稼变淡了,星星也点起了灯。

稻草人的思想终于派上了用场,拿出秘密准备的纸张,在安静的、无风无雨的田野,写下:

一棵谷子被阳光看上,一株玉米悄悄怀了孕,那几棵高粱已经从内部腐烂,好看的姑娘啊,你千万别上当。

等我拿起镰刀走过去,突然发现,稻草人的脚下,已空空荡荡。健壮整齐的谷子羞愧地低下了头。

等我拿起镰刀走过去,突然发现,稻草人的脚下,已空空荡荡。

创作手记

关于《稻草人》

文/ 蒲素平

我在农村长大,工作后曾长时间做电力野外工作,对旷野的熟悉甚于对城市的熟悉。站在几十米高的铁塔上往下看,会看到一个与地面上不一样的世界。仿佛一下子洞穿了事物背后的秘密,这时候写出的作品就会跳过文字的表面意义,追击万物本来的意义和秩序。为此,我以上城笔记为总体,写下了二百余章散文诗来记录和抒发这种感受,并力图呈现出一种自我独特的生命体验和生动叙事,这组《稻草人》便是其中的一组。

线上真人赌场